【一步一腳印】不服輸的蛋糕人生

TVBS – 2013年5月5日 下午10:30

烘烤到蓬鬆,表皮微微焦黃,蜂蜜蛋糕熱騰騰出爐,這是全台灣最大的OEM代工廠之一,許多知名店家的蜂蜜蛋糕,其實都是這裡代工製作的,二樓生產線不斷運轉,樓下的觀光工廠平日也來了許多人潮。

而老闆就是他,賴文典,道地的宜蘭囝仔,在業界有個響亮稱號「蛋糕代工大王」。蛋糕工廠老闆賴文典:「那時候同業有在笑啊,做代工好好你就不做,要來跟我們做門市的生意,那時候就有聲音出來,準備看笑話了啊,那我這個人就這樣子,你不笑我沒關係,你笑我,我絕對不認輸啊,真的啊,我就是不服輸,不認輸的心態,你說你越不讓我成功,我越要成功。」

這就是賴文典的個性,不服輸就是要成功,但剛開始父親也不諒解,他認為當時做吃的沒前途,把賴文典送到台北去當機車行黑手,做了3年,月薪也有3萬,但從小就想做蛋糕,夢想蠢蠢欲動。

賴文典:「離開了機車的工作之後,改行當烘焙的學徒的時候,1個月才7千元而已,所以我那時候打電話給我老爸講的時候,我老爸說你為什麼要改行,要改行早就要改了,你現在才說要改行,你在那學師傅就好了,不用,3天包袱款款回來宜蘭就好,自己學,這樣何必做?」

被罵還是想做,23歲那年拿出8萬元積蓄,加上妻子娘家的資助,賴文典頂下這間餐包工廠,他說其實當時是被騙的,因為餐包只有暑假有生意,找出路,他改賣吐司漢堡,妻子和弟弟全都拉下來做。賴文典:「搓麵包,麵包是這樣一個一個搓的,因為我們做習慣了,可以一次搓2個,搓到小指指甲已經沒了,再來就是無名指,再來中指就沒辦法了,本來是這樣搓,再來就變這樣搓。」

賴文典:「吐司過來的時候,你就這樣用拉的來這邊接,以前我們是這樣直接套,我太太不會裝啊,就凹掉,麵包就壞掉了,就被我罵啊,眼淚就掉下來。」

找上連鎖早餐店合作,每天得做1500條吐司,曾經因為量太大品質差,流失50家客戶,賴文典因此引進自動化設備,這是第一次嘗到成功滋味,賴文典決定朝夢想前進。賴文典:「做麵包那時候,大小月差很多,那我想說,我們兩兄弟在做,就只有做麵包,就吐司跟漢堡,那是不是人家也講說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上面,那我想說,我做蛋糕我就很有興趣,是不是來找個蛋糕來做代工。」

當時很少人做蛋糕代工,他看準市場精準投入,為了爭取訂單,像拚命三郎跑遍全台灣。賴文典:「真的很拚啦,你現在叫我再拚一次真的不可能,體力上也負荷不了,因為那段日子我大概40多天開了3萬多公里,只要有人跟我講那裡願意買蜂蜜蛋糕,他要願意,我開車就過去,我今天有可能在高雄、屏東,我明天可能就殺上來到你這裡,只要有人跟我介紹,我馬上殺上來。」

就是這樣的拚勁,加上針對每個客戶都客製化不同甜度、各種包裝的蜂蜜蛋糕,大公司及外銷的訂單開始源源不斷,原本預估2年才能損益平衡,賴文典短短13個月就轉虧為盈,投入自動化設備,還有無塵室的作業廠房,嚴格要求蛋糕品質及衛生,也是訂單上門的重要關鍵,賴文典的代工廠因此從每年幾百條,到年產300萬條蛋糕,創業成功,野心也擴大。

他開始跨足燒菓子代工,忽略燒菓子市場在台灣還沒成氣候,大量機器生產,口味也不如手工精緻,這一步讓他重重摔了一跤。賴文典:「人就是這樣子,人不能夠太得意,因為我不管吐司、漢堡也好,蜂蜜蛋糕也好,都讓我就是算做大了嘛,所以燒果子不用了,自己來,結果敗得一敗塗地,因為把我那麼多年所賺的錢都賠光還不打緊,還欠了銀行,那時候欠債,還欠了1、2千萬左右吧,因為這是自己的任性吧,然後自以為是,所以賠了我5千多萬。」

代工天王在中年時投資失敗,當時的燒菓子工廠,賴文典不敢看也不願面對,至少有4年多沒臉見人。賴文典:「人家會講說,賺有了,阿典賺有了,根本就叫不出來,囂張了啦,實在是真的是有苦難言,賠一褲底了,我怕去跟你說漏氣,我大兒子跟我講說,爸爸為什麼2樓你都不上去看一下,我以前擴廠2樓就是專門做燒菓子的,我說,喔,那個我去看也沒救了啦,你爸爸不是不想做,我看了也沒用,就讓它去吧,然後大兒子很鮮,他就說,爸爸你不是教我說人生從哪裡跌倒要從哪裡站起來嗎?我說,喔,真的是無言以對。」

愛面子也怕親人擔心,怕蛋糕代工的客戶會跑掉,賴文典苦全往肚裡吞,直到被朋友拉去上勵志課程。賴文典:「我不是跟你講說我4、5年走不出去對不對?上了課之後,真正讓我的最大轉捩點,它讓我學到面對,『面對』2個字,你逃避沒有用啊,讓我感覺到說,燒菓子的失敗真正是我這輩子最大的人生的轉捩點,就是因為我自己太過於自大,總以為可以了,自己來,才會去賠了5千多萬。」

回頭看那段日子,賴文典說他是得了大頭病,得面對自己的錯誤,才能將失敗轉為人生成功的轉捩點。賴文典:「什麼樣的個性喔,應該講不服輸吧,你說我老爸都把所有農地都為我抵押,你說我可以輸嗎?你說可以輸嗎?不只不服輸,輸不起,真的輸不起,一輸就完了,把阿公以前拚的,在我手上敗掉。」

還是得從挫敗站起來,因為創業過程中賴文典蓋廠房買機器,全靠父親拿出農地,就連房子也一起抵押借錢。賴文典父親:「失敗就都沒有了,我們媽祖廟那邊很多人說,你膽子很大,你讓你兒子那樣做生意,一次都抵押下去,如果不成功呢?我說不成功就不成功,不成功我也是都留給他們啊。」

就像傳統的父親,即使兒子違背他的期望,從黑手轉做蛋糕,還是傾全力的支持,現在就算感到驕傲,也說不出口。賴文典父親:「現在有滿意。」記者:「你當面跟他說過沒有?」賴文典父親:「我今天才說,我沒講過,因為父親不能稱讚兒子。」

選擇回到故鄉重新出發,賴文典毅然決然將生產線全部搬回宜蘭,站穩代工大廠的基礎,不過他也體認到OEM代工的利潤太低,品質再好,名氣還是別人的,要成功就得創新,做自有品牌。

賴文典:「做OEM代工的,講句實在話,我只是在業界有名,消費者對我是零,那只要有一個風吹草動的失誤,還是我們自己生產的產品商要負責,並不是銷售員要負責,所以我想說跟我老婆商量,趁還沒50歲,是不是還要來拚一次看看?」

有過慘痛的經驗,賴文典再出發審慎評估,以台灣人習慣的口味,開發新的年輪蛋糕,其實最專精的還是蜂蜜蛋糕,但賴文典說人可以失敗,不能失去老客戶的信任,自有品牌得要和代工區隔。

賴文典:「當初會轉型做觀光工廠,是因為、因為我是做代工的嘛,對不對?你們家的產品都讓我代工,我總不可以把店開在你們家隔壁吧?同一條街上都不行了,不要說你開在隔壁嘛,對不對?因為我做代工是做全省的。」

剛好政府推觀光工廠,賴文典決定買地投資,籌備整整3年,但工廠營運第一個星期天,只有一個客人上門,業績299元。

賴文典:「做觀光工廠的老師是跟我講說,基本上是週休5日比較多,平常沒人嘛,大概都是禮拜六、禮拜天有人而已,與其要關蚊子,不如用咖啡給人家喝,反正吃蛋糕配咖啡是滿適合的啦,所以我開始試營運的時候,就決定咖啡免費喝好了,只要你願意來就好了,當初真的是很單純的想法。」

這是複製日本麵包店的方式,提供免費咖啡還有蜂蜜水,加上試吃不完的蛋糕,還真的成功吸引人潮,開啟知名度。賴文典:「不服輸再來就是說,勇敢面對它,敗就敗了,失敗為成功之母嘛,也是因為燒菓子這樣的失敗,才讓我能夠有今天這個觀光工廠。」

從黑手到做蛋糕,從幕後轉向台前,歷經中年慘賠的低潮,沒臉見人的挫折,賴文典選擇面對自己,面對失敗,挺過大起大落的人生,實現不認輸的蛋糕夢。

……..文章來源:按這裡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