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軌上的絲綢之路

紐約時報中文網 – 2013年10月21日 下午4:14

26歲的火車司機阿扎馬特·庫利耶諾夫(Azamat Kulyenov)將黑色的操縱桿向前推,1800噸重、近半英里長的特快貨運列車朝西面起動,開始穿越哈薩克斯坦東部廣袤荒涼的草原,距離中國邊境越來越遠。哈薩克斯坦邊境小鎮多斯特克的調度員給予這列貨車最高通行權限,優先於包括客列在內的其他所有列車。車上有受過特別訓練的警衛。在後來的旅程中,當列車橫穿杳無人煙的歐亞大草原時,端着AK-47突擊步槍的警衛登上火車頭,留意可能試圖開到近旁搶劫列車的強盜。有時候,警衛甚至還會坐到鋼質集裝箱的頂上。這列火車基本沿着傳說中的絲綢之路行駛。這條連接中國和歐洲的古道曾用於運輸香料、珠寶,當然還有絲綢,直到6個世紀前遭到棄用。如今這條陸上運輸線因一種新的貴重貨物而得到復蘇,那就是每年在中國生產的數以百萬計的筆記本電腦及配件,收貨方是倫敦、巴黎、柏林和羅馬等歐洲城市的客戶。硅谷電子企業惠普(Hewlett-Packard)率先重啟這條自羅馬帝國時期就聞名西方的線路。過去兩年,惠普越來越頻繁地藉助以50英里(約合90公里)時速穿越中亞的特快列車,將筆記本電腦及配件運送到歐洲的商店。最初,這不過是夏季月份的一種嘗試,現在,惠普會在這條7000英里長的線路上每周至少發車一次,如果需求旺盛,還會增加到三次。惠普計劃今年冬季也通過鐵路運輸,該公司採取了周全的措施,以保護貨物免受有時降至零下40度的低溫的損傷。儘管這條線路仍僅占從中國到歐洲的總貨運量的一小部分,但其他一些公司也開始追隨惠普的腳步。中國當局最近宣布,今年將有6趟長貨運列車從華中製造業中心鄭州開往德國的漢堡,首列於周三出發,其路線與惠普的列車大體相同,途經中國西部、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和波蘭。當局還表示,明年這條路線將安排50趟貨運列車,運輸價值10億美元(約合62億元人民幣)的商品。本月的第一趟列車運載價值150萬美元的輪胎、鞋類和服裝,而回程列車上將運載德國的電子產品、工程機械、整車、汽車部件和醫療器材。DHL公司6月20日宣布,已開通從中國西部的成都經哈薩克斯坦抵達波蘭的每周特快貨運列車服務。一些貨運業高管披露,惠普的一些電子業競爭對手正處於開始採用這條線路從中國出口的不同階段。絲綢之路從來就不是單一線路,而是騎着駱駝和馬的商隊所用的一個道路網。它始於公元前120年左右,那時中國的首都是中西部的長安(這裡最為出名的是兵馬俑)。這些商隊從穿越中國西部的荒漠地區啟程,然後翻越西部邊境(另一邊是今天的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的山脈,走過人煙稀少的中亞大草原,抵達裏海或更遠的地區。在歐洲的黑暗時代和中世紀早期,這些運輸線持續繁榮。不過,隨着13世紀和14世紀航海的發展,以及中國的政治中心東移至北京,其經濟活動也轉移到了沿海地區。今天,經濟版圖又一次處於變動之中。過去10年,中國東部城市的勞動力成本激增,製造商正試圖通過將生產轉移到內陸地區來降低成本。採用卡車把產品從內陸的新工廠運輸到沿海的港口既昂貴又緩慢。高油價讓航空貨運貴得離譜,還驅使全世界的集裝箱班輪公司大幅降低船速。慢速能降低油耗,但造成的延遲惹惱了惠普這樣的高價值電子商品的貨主。這種延遲推高了它們的成本,並讓它們更難以應對遙遠市場的消費者需求變化。採用卡車把商品從內陸的工廠運輸到深圳或上海的港口,然後裝船啟運,繞過印度、穿過蘇伊士運河,這得花上5周時間。「絲綢之路」列車能把從中國西部到西歐零售配送中心的運輸時間縮短到3周。海運目前仍比鐵路運輸大約便宜25%,不過海運所需的額外時間所帶來的成本相當可觀。華碩(Asustek)董事長施崇棠(Jonney Shih)表示,從海運轉為鐵路運輸,「庫存成本和交貨期將有極大改善。」華碩是全球第三大平板電腦製造商,僅次於蘋果和三星。施崇棠的公司也開始試水絲綢之路。完整新聞內容

……..文章來源:按這裡




未分類